La Colonia Española

仰 首 看 見 的 天 空 樣 貌
和 你 的 雙 瞳 交 疊 的 那 一 剎 那
我 聽 見 了
往 未 來 的 時 序 開 始 轉 動 的 聲 音
   ─── VALSHE (Another sky)



【鏡】
廚 小花 已棄療 剛逃病院 
節操姑且在(只是近黃昏)

全職 : 翔翔、吳女士、喻蘇蘇、黃少
喻黃 *周翔 * 双鬼 * 双花 * 傘修

8:倉安

 

【全職/傘修】明天見

其實沒什麼重要但姑且一說的前言

●繁體字注意

●現實時間設定在興欣初打進職業賽之後的日常,傘哥的年齡停在18歲(...

●本來想上''捏造有''的tag,但後來想想寫傘哥這件事本身就是個大捏造了於是作罷..._(:з」∠)_

●寫這篇的時候拿ナオト・インティライミ的「愛してた」當BGM

 覺得這首超傘哥視角的...我何苦這樣虐自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25mwIlVoag

●寫文新手,請......鞭小力一點_:(´ཀ`」∠):_

 


 
【傘修】明天見
 


翻過身往身旁一壓,毫無懸念的讓手跌進只有紛亂被舖的空床位。皺了皺眉,睜開眼盯著空蕩的

床側,清晨微弱的光灑在房裡,無視沒來由酸澀的眼角,起身。



x x x x x x x



「嘉世戰隊耶,聽起來傲氣十足,感覺是個什麼強勢的王朝似的。」


「那當然,有哥坐鎮的地方哪裡不成王朝。」


「哈哈哈還有我呢,我們就一起拿他三五個冠軍,弄個真王朝試試吧!」


「嗯,一起吧。」



x x x x x x x



偶而他會夢到那位昔日友人出現在夢裡,要說那是魂牽夢縈的結果,他也只會嘲諷地笑道『那人太久沒打榮耀,手癢想拉人PK吧。』然後雲淡風輕得像是每天都得吃飯喝水打榮耀一樣,不特別在意這事。

下了樓發現眾人已經個個鼓著腮幫子嘴裡嚼啊嚼的,零零落落的望向樓梯的腳步聲來源。


「唉呀他居然這麼早起床了!剛剛真應該趁他不在把包子都直接塞我嘴裡的!」


「嗯?老魏你的嘴塞得下我整個人嗎?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說那什麼話,你不知道的事可多了,想當年老夫在藍雨那可是呼風喚雨、人人跪拜啊。」


「老魏當年肯定是神等級的無恥,人人甘拜下地吧!」方銳大大痛心疾首沒能親眼見證。


正當眾人還在思索著包子究竟怎麼聽話的,上下句邏輯明顯兜不攏但對話卻接得極其自然,苦思不得其解。這時地痞三人組(?)的兩人都說話了,垃圾話王者之一當然也當仁不讓加入了戰局。


「是啊包子,這你就不懂了,嘴容量這種東西就跟下限一個樣,嘴容量越沒底限呢,基本這人大概也就特卑鄙、特無恥、特沒下限,你可別小看職業圈子了。」


「原來是這樣啊老大,職業圈真的很深奧啊!」



 

x x x x x x x



午飯的時候,他們難得燉了鍋豐盛的大鍋菜,一股腦地把大白菜呀高麗菜啦豆包香菇肉片云云,他們所想得到最能豐富餐食的材料都扔進了鍋裡。


三個人圍在一個大鍋前,久違的吃得把肚皮都撐起了,兩個鬼靈精怪的少年一邊研究著合同怎麼和嘉世老闆討價還價,一邊向一旁很是疑惑的蘇沐橙解說,然後蘇妹妹天外飛來一筆為甚麼不再跟他們加個什麼什麼,聞言蘇沐秋一楞,轉頭發現葉修也正呆滯著,然後三人不約而同相視發出有點邪惡的笑容。


職業圈真是好深不可測啊!


他們背靠著背,在收拾好杯盤狼藉之前感嘆著。


不過我們倆也是挺深不可測的!


於是兩人又是一次對視,不言而喻壞壞的笑著。

然後被他們被蘇沐橙吆喝著快來幫忙收拾,於是又是一陣手忙腳亂。



x x x x x x x



電腦螢幕上唐柔正操作寒煙柔,豪氣十足的在血花片片飛落之間揮舞戰矛,自從戰矛"噗"一聲從空當穿過直入海無量身體之後,寒煙柔毫不猶豫地立即開始銜接一個又一個的招式,絲毫不留點空間讓這位氣功師醞釀:落花掌、怒龍穿心、天擊、豪龍破軍、圓舞棍、連突、伏龍翔天......

修長的手指靈活的在鍵盤上敲出輕快的節奏,在滑鼠點擊和鍵盤交錯的答答聲響裡,還夾雜了遠方電腦前正在對戰的某人的哀號。


「等等,等等等等等,你這一波也帶走太多了吧小唐妹子!哥才剛轉職氣功師求手下留情啊!」


不見戰鬥法師的操作者做出回應,也沒等到她回應,海無量在對方一個技能銜接裡看見了突破的一絲機會,立馬一個發招奇快的氣波彈轟開,接連趁勢上了幾個招式,逆轉了被連到死的命運。猥瑣流派大師到底是經驗老到的高手,儘管轉職的意識還不熟稔,對付唐柔這樣的超級新人卻還是有勝算的機會,雖然這次看起來險些陰溝裡翻船就是。

例行的對戰練習,葉修站在她身後看完了整場對戰。


「做得不錯,一波帶出攻勢如果能做的更滴水不漏,這場PK的勝利就會是你了。」


沒有太多的鋪陳,接著便針對唐柔在場中的想法和對招應對來進行討論與拆解,面對像唐柔這樣心理素質極強的人,上來先針對剛剛的一波連招給予肯定,不提葉修從不是個肉麻的人,只是對於心中想的會直接坦然說出來,做得好的事他並不吝於給讚美,只是他的說法和語調向來直白,反射弧長點的人大概在好幾句話後才可能意識到『原來那好像是讚美啊』。


不過顯然新手戰鬥法師並不特別在意,此刻簡短的肯定之後他和方銳唐柔已經開始釐清對戰時候的思路和出招時機,招式應用的思維必須和揣測對手最可能出現的反擊方式,除了招式以外走位和閃躲的重要性,不能只是一味勇往直前,必須考慮怎麼樣對自己的攻擊做出防守云云......嘴上說說似乎還不夠似的,葉修索性手也抬了起來指指螢幕、在空中揮動模擬著。


在對戰室一旁幫忙弄些瑣事的陳果想,葉修肯定不曉得自己在談論榮耀時眼神有多麼樣的閃耀。



x x x x x x x



蘇沐秋覺得自己好像意外的發現了什麼小細節。


倒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只是看著那人只要在談論到榮耀時候容光煥發的神情,以及現在在電腦螢幕前被映上不斷變換色彩卻藏不住閃閃發亮的那雙眼瞳,他有時候會想自己好像不小心撿到了寶物,藏匿在平凡之中不太平凡而閃爍著特有光芒的寶石。


也大概是覺得把這種似有似無的小發現告訴當事人很微妙、也很含糊以外,這似乎也並不是對雙瞳的主人來說什麼重大的發現,所以他稍微想了想決定還是把這個小小的發現偷偷藏在心裡,就默認這是自己真的撿到了什麼稀世珍寶,當作秘密藏起來,沒事還能正大光明的反覆欣賞欣賞,讓自己的心情也被映的閃閃發光。


「呵呵。」


「你笑什麼?」


「秘密。」


「你吃錯藥是吧......」


「呵呵。」


x x x x x x x



「你身後這邊就讓我和包子他們弄吧?」


他頓了頓,略歪著頭撓了下後頸,重新把左手放回鍵盤。


「前輩?」


「沒事,小喬你繞到左後邊牽制去,趕緊收拾收拾,免得剛被人捅了一刀的那個誰老糊塗去了,讓他那沒下限的布置護衛我身後肯定滿目瘡痍哪,沒準還趁亂丟個法術過來呢。」


「你都這麼說我要沒朝你扔個甚麼,感覺挺對不起自己的。」


「看吧看吧,真讓你繞我背再安全都不安全了。」 



x x x x x x x


 

 

「嘿,我之前發現我似乎喜歡著你」


「是嗎。」


「喂喂,你就不能表現的驚訝點嗎?」


「哥正搶BOSS忙著呢」


「我可就在你身後護衛著呢」 







 
 
 

「不如今天晚上我到你房裡吧?」


「你急甚麼呢真是」 



x x x x x x x



踏出訓練室前,後方的聲音們還在積極交代著種類和牌子。


「你給我精神點可別買錯東西了啊。」


「是是是,哥什麼身分給你們拎糖果餅乾果子就該跪拜感激我的大恩大德了,居然還擔心我買錯呢。」


擺了擺手正要跨出大門,卻發現雨滴滴答答落了下來,只好又轉身返回拿傘。 

晃了商店一大圈,終於找齊興欣那幫人洪水一般浩浩湯湯列出的清單,拎著一大袋零嘴,等不及菸癮作祟便拆了包菸,在店外吞雲吐霧了起來。


「嘖嘖,回頭一定要改叫那幫沒下限的替我買菸去。」


看著屋簷下雨珠串串,葉修半仰著頭對空長長吐了一口氣,煙霧和雨水只片刻交雜,接著即匆匆散去。 



x x x x x x x



盛夏的雨季裡,兩邊梧桐樹枝枒相交通的大道上,兩個少年在一把傘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交換了不少話語後的一陣沉默裡,其中一人被吻上了。


從淺嚐、試探到對方開始回應,既柔和又耐心,清清淡淡,但卻又十分甜膩。大道兩側翠嫩的梧桐葉被雨打落一地,雨聲淅淅瀝瀝充斥耳畔,聽不見除此以外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吻讓葉修有些失神,溫熱的氣息靜靜地打在他臉上,手上的傘沒了足夠力量支持,歪歪斜斜地倒在一旁,感受到抓著自己上臂的那雙手略略收緊,於是他不自主地把手搭上對方的背,放心地交付自己到對方懷中。偌大的雨中兩人緊緊相擁,沒有人說話,但卻心意相通。 
 
他覺得自己應該一輩子忘不了這天的傘下,突然而至,卻暖得令人融化的溫柔。 



x x x x x x x



「你都玩不膩啊?」陳果玩笑地問道

“你不會後悔吧?”


那天夢裡蘇沐秋掛著像是充滿歉意的神情,沉沉地問道。葉修不曉得這究竟是自己也沒曾發現的心底困惑具現化,還是偶爾的懷念讓這樣的問句入了夢,但不論如何,在飄忽虛幻的夢境裡問了這問題的人是他,葉修更願意相信是這人不顧一切擅自闖進別人夢鄉,為了親自證實些甚麼───就和以往向來勇往直前的蘇沐秋一樣。


葉修從來不是個被動的主,對於榮耀他執著堅持、對於喜好他更是主動尋求契機從不放棄。這問題的答案從來都只有一個。


「當然,再玩十年我也不會膩。」 



x x x x x x x



他不太常想著「如果」。


與其考慮回不去的過去,曾經的榮耀第一人更傾向用自己的雙手去改變未來,他還有很多想法、很多執著、很多很多待完成的夢,所以他離不開這片榮耀大陸,所以他不花時間考慮如果的事。 

與其每天在這座城市打賭和回憶相遇的可能性,還不如在榮耀裡,和那人的才華、那人的成就,以及和他曾說過關於夢想的一字一句一起思考學習。

像是要重現蘇沐秋來不及成就的光芒,他努力在各個可能的角落拾取殘留的碎片,描繪一個他心中的摯友,拼湊出一個完整的蘇沐秋。然後,懷揣著他的夢想、他們的約定,心裡頭填得滿滿的,義無反顧一起一直走下去。


───比起夢中不期而遇,我在榮耀裡更能碰見你。


再次停下手中的遊戲已是深夜時分,下過雨讓窗外空氣澄清了許多。耳邊又響起陳果催促眾人回去休息的聲音。


玩弄似的晃了晃嘴上的菸,伸出左手食指和中指朝著螢幕上的千機傘點了點,像是切實能碰觸到實體一樣,葉修淺淺勾起一抹因為叼著菸而不太平衡的笑靨。 
 
 





 
「明天見。」